新能源金屬鎳、鈷、鋰資源保障形勢及政策建議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3-11-22 09:37:50      來(lái)源:中國有色金屬報

前言

人類(lèi)近代科學(xué)史中一共經(jīng)歷了5次科學(xué)技術(shù)革命,每一次變革都對礦產(chǎn)資源提出了不同的需求,煤炭、石油、鐵礦、銅、鋁、鉛、鋅等資源,跟隨著(zhù)時(shí)代的步伐,紛紛迎來(lái)自己的高光時(shí)刻。

當今時(shí)代,全球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,全球經(jīng)濟的增長(cháng)方式正在發(fā)生巨大的變化,經(jīng)歷著(zhù)從農業(yè)文明向工業(yè)文明,再到生態(tài)文明的演變。中國經(jīng)濟的發(fā)展步伐從工業(yè)化到城鎮化、再到國際化逐漸進(jìn)階,現在正在向綠色化、電動(dòng)化和智能化邁進(jìn)。能源轉型、電動(dòng)化、智能化是未來(lái)影響金屬礦產(chǎn)市場(chǎng)最主要的驅動(dòng)力。其中,鎳、鈷、鋰是最受關(guān)注的3種關(guān)鍵礦產(chǎn)。

與傳統的大宗商品石油、鐵礦石不同的是,鎳、鈷、鋰及相關(guān)產(chǎn)品更多的是發(fā)揮功能材料的作用,市場(chǎng)規??傮w偏小,資源分布相對集中,技術(shù)進(jìn)步迭代明顯,因此,價(jià)格波動(dòng)幅度較大,但總體依舊遵循技術(shù)變革、供需矛盾和政策引導的發(fā)展規律。

? 當前全球鎳、鈷、鋰產(chǎn)業(yè)的基本情況

鎳:全球鎳原料供應主要來(lái)自印度尼西亞共和國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印尼),在中國技術(shù)和資金的推動(dòng)下,印尼已經(jīng)在2021年取代中國成為全球第一大原生鎳生產(chǎn)國,中國則保持全球第一大鎳消費國的地位。2023—2024年,全球鎳市場(chǎng)總體呈現供大于求的狀態(tài),鎳價(jià)呈現緩慢回落的趨勢,未來(lái),鎳市場(chǎng)受到印尼政府對鎳礦供應政策的影響將加大。全球鎳貿易主要的特點(diǎn)是鎳原料、中間品、原生鎳產(chǎn)品和部分不銹鋼坯流入中國,中國出口三元前驅體和正極材料。

鈷:全球鈷原料絕大部分來(lái)自于剛果(金),近年來(lái),隨著(zhù)印尼鎳濕法冶煉產(chǎn)品投放市場(chǎng),印尼有望成為全球第二大鈷原料生產(chǎn)國,從而降低全球鈷市場(chǎng)對剛果(金)的依賴(lài)。中國是全球最大的精煉鈷生產(chǎn)國和消費國,由于原料供應充足,鈷產(chǎn)品價(jià)格已經(jīng)處于歷史較低水平,且未來(lái)會(huì )保持這一態(tài)勢。全球的鈷原料主要從剛果(金)涌向中國、芬蘭,精煉鈷則流向中國、美國、日本和韓國。主要物流通道為非洲內陸到南非、海上則通過(guò)馬六甲海峽等戰略要道運輸。

鋰:全球鋰原料主要來(lái)自澳大利亞、智利、阿根廷和中國,中國則是全球第一大鋰鹽生產(chǎn)國和消費國。在過(guò)去2年高昂的鋰價(jià)刺激下,全球新建和擴建鋰項目逐漸投產(chǎn),供需基本平衡,甚至出現過(guò)剩,接下來(lái),鋰價(jià)將會(huì )在低價(jià)區間內維持較長(cháng)的時(shí)間。全球鋰原料及鋰鹽從澳大利亞、智利和阿根廷流向中國,中國則出口部分氫氧化鋰至韓國和日本。主要物流通道為澳大利亞-印尼等太平洋航線(xiàn),南美智利、阿根廷的商品直接走太平洋航線(xiàn)到中國,巴西的貨物可能要經(jīng)過(guò)馬六甲海峽。

? 中國鎳、鈷、鋰產(chǎn)業(yè)與全球供應鏈的互動(dòng)和影響

我國鎳、鈷、鋰的供應鏈特征是原材料進(jìn)口依存度高,產(chǎn)業(yè)鏈完整,配套優(yōu)勢明顯,鎳、鈷、鋰產(chǎn)量和消費量多占全球一半,且具備服務(wù)全球市場(chǎng)的能力,“走出去”成果顯著(zhù),但規則制訂權有待提高。

經(jīng)過(guò)多年建設,我國擁有從礦產(chǎn)開(kāi)采、冶煉分離到下游應用的完整新能源礦產(chǎn)產(chǎn)業(yè)鏈,特別是在中游冶煉和加工方面具備較大優(yōu)勢。紅土礦高壓酸浸(HPAL)冶煉技術(shù)、云母提鋰和鹽湖提鋰技術(shù)以及鋰離子電池回收技術(shù)在全球均處于領(lǐng)先地位。

當前,中國鎳、鈷、鋰企業(yè)積極踐行“一帶一路”倡議,參與全球礦業(yè)開(kāi)發(fā)和深度合作,有效地提升了我國電池金屬及相關(guān)材料產(chǎn)業(yè)鏈、供應鏈的保障能力和發(fā)展韌性。由于中國多數新能源礦產(chǎn)對外依存度較高,國家一直鼓勵企業(yè)“走出去”開(kāi)發(fā)境外資源,目前已經(jīng)形成以央企為龍頭,地方國有企業(yè)和民營(yíng)企業(yè)積極參與的格局,其中,鎳鈷鋰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更是以民營(yíng)企業(yè)為主。中國是全球新能源礦產(chǎn)資源的主要開(kāi)發(fā)力量,近年來(lái),我國的海外礦業(yè)戰略已經(jīng)從強調控制礦產(chǎn)儲量和規?;芰?,轉向以保持低成本和健康的投資回報為重點(diǎn)的資產(chǎn)收購。

中國在全球電動(dòng)汽車(chē)產(chǎn)業(yè)鏈的優(yōu)勢明顯,在電動(dòng)化大潮的推動(dòng)下,各國都非常重視供應鏈的安全可控,主張制造業(yè)回流。2022年8月通過(guò)的《反通脹法案》顯示,美國未來(lái)10年擬投入3690億美元用于清潔能源領(lǐng)域發(fā)展,將推動(dòng)全球產(chǎn)業(yè)鏈加速重構,對全球清潔能源供應鏈格局產(chǎn)生深遠影響。若車(chē)輛中的零部件或電池材料在“受關(guān)注的外國實(shí)體”中開(kāi)采、加工或回收,則無(wú)法享受補貼。受該條款的影響,美國車(chē)企對于中國鋰電池的進(jìn)口需求可能放緩,因此,也將刺激美國鋰電產(chǎn)業(yè)原材料和電池組件的生產(chǎn)。

歐盟新電池法表明,預計最早從2025年2月起,出口歐盟的電動(dòng)車(chē)電池必須提供碳足跡符合性聲明,必須符合歐盟PEF碳足跡指南要求,必須通過(guò)歐盟指定認證機構的審核,這可能會(huì )使中國制造的電池和電動(dòng)車(chē)不能在歐盟按時(shí)上市銷(xiāo)售,影響中國產(chǎn)品出口。

此外,按照歐盟新電池法,在2030年,鈷、鉛、鋰、鎳的再生物料的使用比例要滿(mǎn)足Co≥12%、Pb≥85%、Li≥4%、Ni≥4%,這就要求各國從現在開(kāi)始就充分重視電池的回收利用。

? 我國鎳、鈷、鋰產(chǎn)業(yè)面臨的風(fēng)險和挑戰

1.鎳、鈷、鋰資源對外依存度高

我國是全球第一大鋰、鈷生產(chǎn)國和第二大鎳生產(chǎn)國,以國內消費量為測算基準,2022年,我國鎳鈷鋰對外依存度分別達到93%、98%和63%。在可見(jiàn)的未來(lái),隨著(zhù)新疆、湖南等地鋰資源的開(kāi)發(fā),以及現有青海和西藏鹽湖產(chǎn)量提升、江西鋰云母礦的放量,我國鋰資源自給率有望提升,但是鎳鈷資源仍將長(cháng)期維持較高的對外依存度。

2.我國鋰、鎳、鈷資源稟賦較差

我國鎳、鈷、鋰資源經(jīng)過(guò)多年的勘探,目前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區。鎳鈷資源新增礦山有限,鋰資源的開(kāi)采難度較大。如四川鋰輝石項目主要位于3500米的高海拔山區,可作業(yè)面積有限,全年有效工作時(shí)間較短,產(chǎn)生廢石量較大;江西鋰云母品位低,存在剝采比高、尾渣量大等問(wèn)題,廢渣約為鋰輝石提鋰的10倍;青海鹽湖鋰資源多在海拔2500米以上,品位低,鎂鋰比遠高于南美鹽湖,提鋰工藝流程長(cháng);西藏鹽湖位于海拔4000米以上,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較青海更加脆弱,開(kāi)發(fā)制約因素較多。

3.全產(chǎn)業(yè)鏈存在產(chǎn)能過(guò)剩的風(fēng)險

2022年,整個(gè)鋰電池生產(chǎn)制造領(lǐng)域公布投資擴產(chǎn)項目共84個(gè),投資總金額近8832億元。2023年上半年,鋰電池產(chǎn)業(yè)鏈統計在內的共有223個(gè)投資擴產(chǎn)項目,其中,182個(gè)項目公布投資總額逾9377億元。截至2023年10月,公開(kāi)資料顯示,我國在境外鎳資源開(kāi)發(fā)的計劃產(chǎn)能基本能滿(mǎn)足2030年全球的需求。這一輪產(chǎn)業(yè)鏈快速擴張,既有產(chǎn)業(yè)前景的牽引,更有資本市場(chǎng)和地方政府的推動(dòng)。自2020年開(kāi)始,資本涌入的確為企業(yè)技術(shù)升級、產(chǎn)能擴張提供了有力支持,但也出現了盲目融資、過(guò)度融資等現象,整個(gè)行業(yè)面臨著(zhù)產(chǎn)能過(guò)剩、內卷加劇的境況。2023年9月,中國證監會(huì )針對IPO、再融資作出6項監管安排,再融資收緊信號明確。一級市場(chǎng)的降溫和二級市場(chǎng)的收緊,使資本將從“充?!敝饾u變得“稀缺”。產(chǎn)能過(guò)剩問(wèn)題預計有所緩解,產(chǎn)業(yè)或將進(jìn)入優(yōu)勝劣汰、休養生息的階段。

4.國際地緣政治的影響加劇了供應鏈的不穩定性

鎳、鈷、鋰礦產(chǎn)資源作為新能源汽車(chē)的核心關(guān)鍵材料之一,資源爭奪已經(jīng)進(jìn)入“白熱化”。以鋰為例,2022年11月3日,加拿大政府以國家安全為由,要求3家中國企業(yè)撤資。同月25日,澳大利亞政府表示加強對投資鋰礦的審查力度。2023年4月23日,智利政府表示,將把該國的鋰產(chǎn)業(yè)國有化,未來(lái)的鋰礦合同將只向國家控制下的公私合營(yíng)企業(yè)發(fā)放。同時(shí),9月25日,美國以國家安全為由將中方新能源汽車(chē)企業(yè)列入“黑名單”,直接影響到美國福特公司與寧德時(shí)代的合作。10月4日,歐盟啟動(dòng)了對中國電動(dòng)車(chē)的反補貼調查,并準備對進(jìn)口的中國電動(dòng)車(chē)征收高達10%~27%的關(guān)稅。

? 對未來(lái)鎳、鈷、鋰產(chǎn)業(yè)資源保障的途徑和建議

1.境內資源開(kāi)發(fā)仍需加強,原生和回收應雙管齊下

2023年3月5日,全國兩會(huì )政府工作報告上明確提到“加強重要能源、礦產(chǎn)資源國內勘探開(kāi)發(fā)和增儲上產(chǎn)”。一是全面啟動(dòng)新一輪找礦突破戰略行動(dòng);二是進(jìn)一步完善吸引社會(huì )資本投入礦產(chǎn)勘察開(kāi)發(fā)的相關(guān)政策,營(yíng)造良好的市場(chǎng)環(huán)境,鼓勵或者吸引社會(huì )資本能夠投入到找礦行動(dòng)。同時(shí),放開(kāi)探礦權的二級市場(chǎng),允許探礦權流轉;三是進(jìn)一步調整礦業(yè)權出讓收益的征收方式;四是進(jìn)一步強化礦產(chǎn)勘察的科技支撐,更好支撐國內找礦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在加大國內資源開(kāi)發(fā)利用力度的同時(shí),要處理好“有沒(méi)有”和“貴不貴”的矛盾,注重礦產(chǎn)資源開(kāi)發(fā)的經(jīng)濟性評價(jià),平衡好安全和效益的關(guān)系。

截至2022年末,我國已通過(guò)符合《新能源汽車(chē)廢舊動(dòng)力蓄電池綜合利用行業(yè)規范條件》的企業(yè)共85家,其中,再生利用企業(yè)40家,涉及廢舊動(dòng)力電池及極片處理能力約100萬(wàn)噸。據不完全統計,全國涉及廢舊動(dòng)力電池再生利用業(yè)務(wù)的企業(yè)約300家,處理能力達200萬(wàn)噸以上,產(chǎn)業(yè)規模增長(cháng)迅速。

未來(lái),動(dòng)力電池回收要從進(jìn)一步完善回收標準體系、有條件地放開(kāi)廢舊電池材料的進(jìn)口、支持高效拆解和再生利用技術(shù)攻關(guān)等方面入手,充分利用二次回收資源,使之成為原生資源的有力補充。

由于我國禁止廢電池以及廢正極材料粉進(jìn)口,一些企業(yè)已經(jīng)順應形勢,在境外布局電池回收體系,提煉出來(lái)的產(chǎn)品直接在境外銷(xiāo)售,形成廢電池回收的國內國外雙循環(huán)體系。這樣做既滿(mǎn)足國內的產(chǎn)業(yè)政策,又在某種程度上迎合了美國《反通脹法案》對原產(chǎn)地國家的要求,未來(lái)有可能在東南亞或者北非地區形成全球區域性的廢電池回收基地。

2.大進(jìn)大出的模式不可持續,技術(shù)和管理合作或是新的模式

我國通過(guò)大量進(jìn)口原料、出口產(chǎn)業(yè)鏈產(chǎn)品,以滿(mǎn)足國際市場(chǎng)的需求,但在前端夸大了中國對礦產(chǎn)原料的饑渴度和對外依存度。在疫情過(guò)后,全球供應鏈重構的過(guò)程中,歐洲和美國、日本等國家和地區通過(guò)出臺類(lèi)似《反通脹法案》的文件重塑產(chǎn)業(yè)鏈,勢必會(huì )對中國企業(yè)產(chǎn)生一定的影響。

為有效應對美國《通脹縮減法案》(IRA)實(shí)施,一批中國企業(yè)加快了在印尼、韓國、摩洛哥和匈牙利等國家布局的步伐,一方面,降低了國內產(chǎn)能過(guò)剩的風(fēng)險;另一方面,緩解了我國資源對外的依存度。此外,更是將中國在鎳、鈷、鋰冶煉及相關(guān)材料領(lǐng)域先進(jìn)的技術(shù)在世界舞臺上發(fā)揚光大,有力地促進(jìn)了全球鎳鈷鋰的供應。

3.貿易填平、品牌引領(lǐng)也是獲取資源的重要抓手

眾所周知,礦產(chǎn)資源分布具有天然的不均衡性,即便通過(guò)境外投資取得一些權益儲量,或者在當地生產(chǎn)了部分初級產(chǎn)品,也需要通過(guò)國際貿易的形式運回國內,從而在物流和礦業(yè)國政策層面面臨潛在的“卡脖子”風(fēng)險。一個(gè)國家采用的重大技術(shù)路線(xiàn)是否一定要和其擁有的資源稟賦相匹配?如果不能匹配的話(huà),用還是不用?

有一些發(fā)達國家在資源端極度匱乏,并不妨礙他們擁有動(dòng)力電池和電動(dòng)汽車(chē)的頭部企業(yè),從而形成一種對上游資源的吸引力。此外,通過(guò)儲備充足的替代技術(shù),從而保證自己在食物鏈上充足的原料供應。

因此,要充分重視國際貿易對填平資源缺口的重要性。對外和主要資源供應國保持長(cháng)期友好的合作關(guān)系,對內加強替代技術(shù)的研發(fā),保證對資源的吸引和消費引領(lǐng);對一些中國資源不足的礦產(chǎn),在價(jià)格合理的前提下,我國應通過(guò)進(jìn)口渠道,大膽地用,而且要鼓勵多用,應用盡用,藏“缺”于民,否則未來(lái)將缺乏二次資源的回收渠道。

4.逢低收儲,發(fā)揮戰略?xún)浞€定市場(chǎng)的功能

習近平總書(shū)記在《國家中長(cháng)期經(jīng)濟社會(huì )發(fā)展戰略若干重大問(wèn)題》(《求是》雜志2020年第21期)中提到,“產(chǎn)業(yè)鏈、供應鏈在關(guān)鍵時(shí)刻不能掉鏈子,這是大國經(jīng)濟必須具備的重要特征?!薄皣窠?jīng)濟要正常運轉,必須增強防災備災意識……要堅持兩條腿走路,實(shí)行中央儲備和地方儲備相結合,實(shí)物儲備和產(chǎn)能儲備相結合,國家儲備和企業(yè)商業(yè)儲備相結合,搞好軍民融合儲備。要優(yōu)化應急物資品種和儲備布局,要合理確定儲備規模,全面加大投資建設力度?!?

2021年8月30日,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(huì )《關(guān)于改革完善體制機制加強戰略和應急物資儲備安全管理的若干意見(jiàn)》中強調,要統籌解決好“儲什么”“誰(shuí)來(lái)儲”“怎么儲”的問(wèn)題,系統規劃、科學(xué)優(yōu)化儲備的品類(lèi)、規模、結構,加快補齊補足關(guān)鍵品類(lèi)物資短板;要加快健全統一的戰略和應急物資儲備體系,堅持政府主導、社會(huì )共建、多元互補,健全中央和地方、實(shí)物和產(chǎn)能、政府和企業(yè)儲備相結合的儲備機制,優(yōu)化重要物資產(chǎn)能保障和區域布局;要完善戰略?xún)涫袌?chǎng)調節機制,增強大宗商品儲備和調節能力,更好發(fā)揮戰略?xún)浞€定市場(chǎng)的功能。

2022年10月16日,黨的二十大開(kāi)幕式上再次強調,推進(jìn)國家安全體系和能力現代化建設,確保國家糧食安全、能源安全、產(chǎn)業(yè)鏈供應鏈安全。

經(jīng)過(guò)2021—2022年期間鎳、鈷、鋰產(chǎn)品價(jià)格的飆漲,2023年以來(lái),鎳、鈷、鋰產(chǎn)品價(jià)格總體呈現回落態(tài)勢,預計未來(lái)2~3年,鎳、鈷、鋰市場(chǎng)均處于階段性供大于求,價(jià)格依然會(huì )保持低位運行,建議國家抓住鎳、鈷、鋰產(chǎn)品低價(jià)的時(shí)間窗口,適時(shí)收儲,更好地發(fā)揮儲備服務(wù)國家戰略和穩定市場(chǎng)的功能,從根本上解決政府層面對資源供應安全的焦慮和市場(chǎng)層面對供大于求、消費不足的擔憂(yōu)之間的矛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