劉煜輝最新發(fā)聲:高層座談會(huì )釋放出的一些最新信號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4-06-06 13:30:10      來(lái)源:六里投資報

6月3日,中國首席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論壇理事劉煜輝,在2024夏季策略會(huì )總量論壇上,從當前經(jīng)濟環(huán)境的核心問(wèn)題出發(fā),分享了自己的最新觀(guān)點(diǎn)。

結合最近高層召開(kāi)的一些會(huì )議以及政策,劉煜輝認為,這其中釋放出一些值得關(guān)注的信號。

5月下旬在山東省召開(kāi)的企業(yè)和專(zhuān)家座談會(huì ),是以中國當前面臨的問(wèn)題為核心,是“問(wèn)題導向”的。

比如被點(diǎn)名的“新三樣”——新能源汽車(chē)、鋰電池、太陽(yáng)能電池,就面臨著(zhù)產(chǎn)能過(guò)剩的問(wèn)題。

就和曾經(jīng)的房地產(chǎn)一樣,被點(diǎn)名之后,這三個(gè)方向的CAPEX將會(huì )出現一個(gè)很大的收縮力量,銀行資金的流向也會(huì )發(fā)生巨大的變化。

由此產(chǎn)生的影響,比如在大宗商品方面,相關(guān)金屬的供需是否會(huì )邊際受到影響?電力的供需又該如何變化?

同時(shí),政府債券接下來(lái)可能會(huì )有大規模的發(fā)行,這個(gè)方向是明確的,增量資金又會(huì )流向哪些領(lǐng)域?

大家都可以做些前瞻性分析,來(lái)對應未來(lái)的投資策略。

投資報(liulishidian)整理精選了劉煜輝分享的精華內容如下:

美國目前最緊迫

任務(wù)是降低利率

我從內心深處堅信,美國宏觀(guān)當局目前最緊迫的任務(wù)是降低利率,并為降息準備依據條件。

因為美國降息必須有數據支撐,這個(gè)條件實(shí)際上就是通貨膨脹。

應該說(shuō),宏觀(guān)當局的內心是急迫的、焦急的。

你可以看到,無(wú)論是鮑威爾還是耶倫,都在過(guò)去一段時(shí)間內發(fā)揮了很高的預期管理的調控技巧,在維系著(zhù)資本市場(chǎng)的美元的潮汐。

我們看到,利用美元的潮汐,一呼一吸之間,來(lái)平抑不斷上漲的大宗商品價(jià)格壓力。

因為大宗商品價(jià)格的上漲,和美國當前宏觀(guān)政策的主要目標來(lái)說(shuō),應該是相沖突的。

所以在這個(gè)方向上,你可以放心地確定,他們希望平抑大宗這種頑強的上漲趨勢。

同理,我們也應該相信,美國的宏觀(guān)當局也會(huì )平抑地緣政治因素所帶來(lái)的經(jīng)濟紅利。

因為這種地緣政治因素背后的經(jīng)濟紅利,本質(zhì)上是G2間decoupling的表現。

美西方這一輪在2022年以來(lái)的通貨膨脹,跟美國歷史上所經(jīng)歷的自然經(jīng)濟周期的通貨膨脹完全不一樣。

它背后的本質(zhì),是地緣政治的通貨膨脹。

如果仍然是以中國為樞紐的全球供應鏈,它是可以熨平一切美西方的經(jīng)濟周期的。

無(wú)論是衰退的風(fēng)險,還是通貨膨脹的風(fēng)險,通可以通過(guò)中國建立的完備工業(yè)體系平抑。

過(guò)去30年,美西方印了那么多鈔票,也沒(méi)有通貨膨脹;

但今天不一樣,G2分手以后,平行世界的“分手費”就是美西方的通貨膨脹。

所以,在這個(gè)邏輯下,美國宏觀(guān)當局面臨的現實(shí)的選擇,就是去壓低“分手費”。

而正是因為這個(gè)底層邏輯,才構成了我們看到的4月份開(kāi)始,全球貿易開(kāi)始一輪凌厲的需求上升——

全球貿易量的增長(cháng),從4月份、5月份開(kāi)始,從邊際角度這個(gè)力量是非常大的。

我想這背后的底層邏輯,我應該解釋得夠清楚了。

外部的底層邏輯:

地緣政治紅利的回吐和調整

美國宏觀(guān)當局的這樣一些想法,對于構成G2百年局的另一方來(lái)講,是我們某種意義上也愿意看到的,也符合我們現實(shí)利益的。

現在各種交流,無(wú)論是中美之間,還是中日,你看多少年沒(méi)見(jiàn)了,現在也開(kāi)始見(jiàn)面了。

還有中歐之間的互動(dòng),盡管我們的價(jià)值觀(guān)之間有巨大的分歧,但是開(kāi)始見(jiàn)面了。

這就是好的。

你可以看到,最近,特別是前幾天,有一個(gè)非常重要的、中方采取的舉動(dòng),就是對航天航空一些零配件的出口管制。

這些草蛇灰線(xiàn)的背后,肢體語(yǔ)言是最真實(shí)的、最誠實(shí)的,

這些誠實(shí)的語(yǔ)言表達,就構成了短期內全球貨運指數的暴漲。

它反映的是一種需求釋放。

同時(shí)我們也看到國內的一些變化,

就是在山東和企業(yè)家、專(zhuān)家的座談會(huì )上,也點(diǎn)名講到中國國內的一些情況。

新三樣,大家也知道,一個(gè)是電車(chē),一個(gè)是鋰電池,還有一個(gè)是光伏片。

這三個(gè)方向現在產(chǎn)業(yè)層面卷得很厲害,大家都很清楚,這個(gè)點(diǎn)名意味著(zhù)什么?

這是我們從外部條件可能存在的變化,跟大家分享一下。

我個(gè)人的觀(guān)點(diǎn)是,地緣政治的紅包局可能進(jìn)入了一個(gè)紅利回吐的時(shí)間窗口。

邏輯上應該是成立的,因為畢竟紅利分享了3年,非常飽滿(mǎn)。

階段性地,G2雙方都有現實(shí)利益的訴求,這個(gè)訴求構成了紅利的回吐和調整。

這是我講的第一個(gè),從外部看,底層邏輯應該怎么看。

山東座談會(huì )

反映了很多信息

另外一個(gè),從內部看,大家都清楚,下個(gè)月對中國來(lái)講有一個(gè)重要的會(huì )議,大家也非常關(guān)注。

三中關(guān)系到一些思路的調整,一些方向的決定。

從黨史來(lái)講,三中全會(huì )的分量都是很重的,所以大家有很多期待。

在此之前山東的企業(yè)家、專(zhuān)家座談會(huì ),反映了很多信息。

一個(gè)重要信息就是,三中講的深化改革的背后,主旨應該是問(wèn)題導向。

問(wèn)題是時(shí)代的聲音,問(wèn)題清單亦是改革清單,這是原話(huà)。

所以問(wèn)題導向應該是三中全會(huì )改革方向去探索的一個(gè)邏輯方法。

對中國來(lái)講,當前最核心的問(wèn)題是什么?

最核心問(wèn)題無(wú)疑就是資產(chǎn)負債表的收縮周期,我們應該怎么面對?

今天中國經(jīng)濟的種種壓力皆根源于此。

整個(gè)看下來(lái),必須有一個(gè)人站在經(jīng)濟的第一排,站出來(lái),把經(jīng)濟的全局支撐起來(lái)。

如果沒(méi)有人站出來(lái),那整個(gè)經(jīng)濟運行面臨乘數的坍塌。

中觀(guān)層面就是金融空轉,流動(dòng)性陷阱;宏觀(guān)層面就是價(jià)格收縮。

簡(jiǎn)單講,它必須加杠桿,必須擴張,

通過(guò)它的擴張,把前面已經(jīng)坍塌的這些主體之間的支出和收入之間建立的經(jīng)濟循環(huán)的、斷裂的關(guān)系,重新接活。

這個(gè)主體是誰(shuí)?這個(gè)主體就是財政。

更具體的講,其實(shí)就是中央財政。

所以我們看到,這一次會(huì )議討論了很多內容。

接下來(lái)就是財政和貨幣的協(xié)同。

這個(gè)方向的話(huà),實(shí)際上整個(gè)宏觀(guān)當局已經(jīng)在動(dòng)了。

因為4月20號的時(shí)候,中央銀行有一個(gè)耐人尋味的講話(huà),

關(guān)于中國的長(cháng)期國債收益率的問(wèn)題,中央銀行有一個(gè)表態(tài),要更多地下場(chǎng)、積極地操作和買(mǎi)入政府債券。

隨后財政部有一個(gè)緊跟的表態(tài),積極支持央行更多參與國債市場(chǎng)的操作。

所以實(shí)際上某種意義上釋放了一個(gè)信號,就是財政、貨幣的協(xié)同。

我們的M2已經(jīng)高達300萬(wàn)億出頭,但我們的M1非常弱,甚至一度降到負的,上個(gè)月是負的1.9%。

簡(jiǎn)單講,錢(qián)放下去了,就是不到投資和消費環(huán)節,

完全在央行和商業(yè)銀行內部轉動(dòng),金融空轉,學(xué)術(shù)名詞叫流動(dòng)性陷阱。

這個(gè)狀態(tài)意味著(zhù)貨幣分配機制失靈,必須要改變。

既然我們討論了財政和貨幣政策的協(xié)同作用,接下來(lái)我們很容易預見(jiàn),

中國宏觀(guān)經(jīng)濟政策中最值得期待的一個(gè)著(zhù)力點(diǎn)或抓手,可能就是政府債券的大規模發(fā)行。

我們知道,過(guò)去五個(gè)月財政實(shí)際上是一個(gè)緊縮狀態(tài),收的很緊,特別是中央政府主導的資產(chǎn)的供給嚴重不足。

今年1至5月份的發(fā)債量,大約只有去年同期的四分之一。

因此,市場(chǎng)出現了所謂的“資產(chǎn)荒”,大家都在爭搶?zhuān)⒗蕢旱煤艿汀?/span>

例如,去年10月,一個(gè)四線(xiàn)城市的地方債券收益率高達12%至13%,而現在,由于資金的大量涌入,利率已被推至2.5%。

這背后反映出的是資產(chǎn)短缺,以及政府資產(chǎn)供給不足的問(wèn)題。

在經(jīng)濟大局的考量下,政府必須站出來(lái),站在經(jīng)濟的第一線(xiàn),承擔起全社會(huì )資產(chǎn)供給的重任。

這意味著(zhù)政府債券接下來(lái)可能會(huì )有大規模的發(fā)行,這個(gè)方向是明確的。

按照這個(gè)邏輯推演,它是非常明確的,政府需要加杠桿,

而為了確保政府債券的發(fā)行在低利率環(huán)境下進(jìn)行,技術(shù)上的配合是必不可少的。

這就需要央行與財政部門(mén)的緊密協(xié)作。

資金會(huì )流向哪些方向?

增強民眾的獲得感

接下來(lái)的問(wèn)題就是,政府如何分配這些資金,財政如何將資金投向哪些領(lǐng)域,這自然成為公眾關(guān)注的焦點(diǎn)。

許多人關(guān)心這些資金是否能用于民生,是否能增強民眾的獲得感。

首先,我的觀(guān)點(diǎn)是,這些資金的注入,無(wú)疑將增強民眾的獲得感。

即便不討論財政是否主動(dòng)競爭,地方政府一旦有了資金,無(wú)論是直接還是間接,民生都將受益。

政府資金的充裕將減輕其財政壓力,

罰沒(méi)和非稅收入壓力就會(huì )減小,企業(yè)家也能喘口氣,水電煤氣漲價(jià)的壓力也會(huì )減小了。

這些間接地都構成對民生的好處。

在這個(gè)座談會(huì )上講了一個(gè)很重要的命題,就是要增強人民群眾的獲得感,

從這個(gè)意義上講,政府債券發(fā)行的一部分一定會(huì )流向民生領(lǐng)域。

例如,房地產(chǎn)的收儲行為,實(shí)際上是一種房地產(chǎn)公用事業(yè)化,是政府將一部分收入轉移到家庭部門(mén)的一種方式。

此外,考慮到中國的人口紅利壓力,很可能會(huì )出臺支持生育、養育基金的政策。

這些方向,順理成章,應該都會(huì )做。

另外一個(gè)方向,很明確的,還會(huì )投向中國的“兩重”方向。

支持各地“兩重”的建設,就是——國家重大戰略、重大安全框架。

比如卡脖子的、基礎研究、算力基礎設施、低空經(jīng)濟的基礎設施等等這些方面。

新一輪債務(wù)擴張的抵押品

數據是新型生產(chǎn)要素

第二,座談會(huì )釋放的信息中,有一個(gè)東西非常重要,

接下來(lái)中國無(wú)論是哪個(gè)主體要加杠桿,新的一輪債務(wù)的擴張,一定是要有抵押品的。

這個(gè)抵押品是什么?

過(guò)去40年是房地產(chǎn),新的一輪抵押品是什么?

要從技術(shù)上緩解收縮,關(guān)鍵的一點(diǎn)是要找到支持新的債務(wù)擴張,加杠桿的抵押品。

我們進(jìn)入了一個(gè)數字的時(shí)代,數據是新時(shí)代最重要的新型生產(chǎn)要素,沒(méi)有之一。

新型的生產(chǎn)要素就面臨一個(gè)資本化的過(guò)程,還要變成一個(gè)信用的抵押品。

它要承擔經(jīng)濟的債務(wù)再次擴張的重任。

原則上,今年1月 1 號已經(jīng)講了,數據可以入表,而且出了指導規則的細則。

并且一季度財報,資產(chǎn)負債表已經(jīng)出現一個(gè)新的科目,叫數據要素資產(chǎn),資產(chǎn)已經(jīng)在形成。

某些公司逐漸在累積這樣的被認證的數據資產(chǎn)。

隨著(zhù)這個(gè)資產(chǎn)的增加,實(shí)際上是增加這個(gè)公司資產(chǎn)的信用擴張能力。

所以,要對沖土地要素銳減造成的信用收縮,對政府來(lái)講,現在沒(méi)有別的抓手,只有這個(gè)。

“新三樣”CAPEX將顯著(zhù)收縮

電力體制改革是一個(gè)重要議題

第三,這次座談會(huì )請的企業(yè)家和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,都是鮮明主題的,都是問(wèn)題導向,

請對應的人,釋放相應的信息和政策導向,這是中國行政體制邏輯行為所表達出來(lái)的語(yǔ)言。

電力體制改革是一個(gè)重要議題。

雖然這是一個(gè)老問(wèn)題,但在當前背景下,它與新能源產(chǎn)能過(guò)剩的問(wèn)題緊密相連。

點(diǎn)名的新三樣產(chǎn)業(yè)——新能源汽車(chē)、鋰電池、光伏——目前面臨產(chǎn)能過(guò)剩和產(chǎn)業(yè)鏈坍塌的風(fēng)險。

這背后實(shí)際上是一個(gè)消納問(wèn)題,

即電網(wǎng)無(wú)法承受如此大規模的新能源產(chǎn)能,變成了垃圾電。

因此,解決消納問(wèn)題,從根本上解決產(chǎn)能過(guò)剩問(wèn)題,是當務(wù)之急。

新三樣被點(diǎn)名了以后,某種意義上就打了一個(gè)符號。

就跟房地產(chǎn)一樣,一旦被點(diǎn)名了以后,立馬你的信用體系被打上紅字、打上引號,進(jìn)入了某一種狀態(tài)。

我們可以都想見(jiàn),在這點(diǎn)名的三個(gè)方向,接下來(lái)的CAPEX 會(huì )出現一個(gè)很大的收縮的力量。

銀行應該會(huì )迅速建立一個(gè)白名單,甄別資金往這個(gè)方向的流向,它會(huì )有一個(gè)很大的變化。

這個(gè)很大的變化會(huì )帶來(lái)什么?

大家可以想見(jiàn)。

2020 年—2022 年,這幾個(gè)方向是CAPEX井噴的狀態(tài),

所有銀行貸款的信用增量百分之七八十全部鋪到這個(gè)方向。

今天又面臨一個(gè)場(chǎng)景,就是這些方向的信用資源會(huì )急劇收縮。

這個(gè)東西會(huì )投向哪個(gè)部分?

大家可以做一些前瞻的分析,分析中間就對應著(zhù)未來(lái)的前瞻性的投資策略。

另外,這些方向,一旦被點(diǎn)名的這些方向,CAPEX出現比較明顯的收縮的話(huà),

那意味著(zhù),對應于背后的大宗的需求會(huì )有一個(gè)什么變化?

很明顯,能源金屬,銅、鋁,它最大的一個(gè)增量來(lái)自于綠電龐大規模的建設期——一輛電車(chē)的用銅量是油車(chē)的 4 - 5 倍。

如果這個(gè)方向出現資本 CAPEX的大的變化,那對應能源金屬的需求層面會(huì )有一個(gè)什么樣的沖擊?

大家可以去判斷。

接下來(lái),我們延續了這么長(cháng)時(shí)間的大宗牛市,供給和需求的邊際變化會(huì )有什么影響?

比方說(shuō),對電力也是一樣。

我們可以看到,2021 年的時(shí)候,中國一度出現了電慌。

因為那個(gè)時(shí)候,綠電建設的資本開(kāi)支那個(gè)時(shí)候是個(gè)頂峰。

綠電建設所需要的原料的生產(chǎn)都是高耗能的,它消耗的都是傳統的電能,無(wú)論是純堿、玻璃、電解鋁,這都是高耗能的。

這方面,CAPEX出現大的變化的話(huà),電的需求會(huì )是什么變化?

大家可以順著(zhù)再去深入研究。

新質(zhì)生產(chǎn)力顯著(zhù)特征是創(chuàng )新

耐心資本為創(chuàng )新提供資金

第四個(gè)問(wèn)題,也是信號比較明確的。

第二個(gè)發(fā)言的是深創(chuàng )投的董事長(cháng),這個(gè)代表中央的提法,“耐心資本”。

“耐心資本”這個(gè)概念很多人不理解,現在你回過(guò)頭來(lái),慢慢地我覺(jué)得清晰了。

“新質(zhì)生產(chǎn)力的顯著(zhù)特征是創(chuàng )新”,這個(gè)也是原話(huà)。

創(chuàng )新的過(guò)程,必然伴隨著(zhù)巨大的風(fēng)險。

什么樣的機制才能擔當創(chuàng )新的風(fēng)險,從而就引申出“耐心資本”,以及其背后相應的制度。

這個(gè)不是一拍腦袋憑空出來(lái)的,它一定是有一個(gè)思索的邏輯過(guò)程。

比方說(shuō)我們看到最近成立的第三期的國家大基金,投國家關(guān)鍵的、被卡脖子的短板、硬科技。

這一期的重要的看點(diǎn),就是五大銀行拿出 1140 億,參與了3400 億份額的認購,這個(gè)是很大的一個(gè)變化。

你別看這個(gè)事小,你去分析。

既然銀行它的貨幣信用分配功能已經(jīng)失靈了,那么貨幣分配功能,未來(lái)對銀行來(lái)講,該怎么轉型?

這可能是個(gè)思路。

這些端倪應該提供了思路的變化。

同時(shí),資本市場(chǎng)要優(yōu)先支持突破關(guān)鍵核心技術(shù)卡脖子的國企再融資;

包括最近一期的IPO,國九條以后的首單 IPO——

很明顯,選擇的是一個(gè)標志性的企業(yè),聯(lián)蕓科技,是個(gè)杭州的存儲芯片設計公司。

往往在中國,這樣信號的指示意義是非常明確的,

它背后代表著(zhù)一個(gè)傾向。

就是我們這個(gè)資本市場(chǎng)定位的功能是什么?

定位的功能是支持國家的科技創(chuàng )新,支持新質(zhì)生產(chǎn)力的核心創(chuàng )新,要承擔風(fēng)險資本的功能,耐心資本機制的功能。

當然,更明確的細節可能要到三中全會(huì ),你才能看得更清楚。

但是我想,這個(gè)指示意義應該是很明確的,這是我學(xué)習的一些體會(huì )。

大家都很期待7月會(huì )議,我是很積極樂(lè )觀(guān)的,我覺(jué)得一切皆有可能。

問(wèn)題導向,問(wèn)題清單即改革清單。

所以我想,帶著(zhù)問(wèn)題去找答案,去找解決的方法,一切皆是有可能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