解謎“歐佩克+”會(huì )議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4-06-12 22:03:15      來(lái)源:能源新媒

2024年6月2日,“歐佩克+”舉行了第37次部長(cháng)級會(huì )議。這次會(huì )議有不少謎團,包括:為什么石油消費旺季不增產(chǎn)、淡季反增?為什么“維也納聯(lián)盟”的線(xiàn)上會(huì )議變成了利雅得的線(xiàn)下會(huì )議?為什么阿聯(lián)酋再次獲準增產(chǎn)?

不論原因如何,這些謎團的出現會(huì )對下半年及之后的國際石油市場(chǎng)產(chǎn)生重要影響。

一、為什么消費淡季增產(chǎn)?

6月2日,“歐佩克+”的八個(gè)成員國(沙特阿拉伯、俄羅斯、伊拉克、阿聯(lián)酋、科威特、哈薩克斯坦、阿爾及利亞和阿曼)的能源高官在沙特首都利雅得會(huì )晤,決定從2024年10月起至2025年9月,將逐步退出它們在2023年11月宣布的220萬(wàn)桶/日的自愿減產(chǎn)安排,速度為每月增產(chǎn)18萬(wàn)桶/日左右。

這一決定耐人尋味:每年10月,全球石油消費將進(jìn)入淡季,北半球國家的較多煉油廠(chǎng)將停產(chǎn)檢修?!皻W佩克+”在10月開(kāi)始增產(chǎn),難免會(huì )在短期內加劇供應過(guò)剩,并拖累國際原油價(jià)格。因此,從經(jīng)濟角度看,產(chǎn)油國在10月開(kāi)始增產(chǎn)不明智。

那么,“偉大八國”做出這一決定,到底有些什么考慮呢?

有的金融機構提出,八國之所以做出增產(chǎn)決定,是由于其最近對世界石油消費增長(cháng)前景過(guò)分樂(lè )觀(guān),5月歐佩克《石油市場(chǎng)月報》(MOMR)預測2024年全球日均石油消費量將增長(cháng)225萬(wàn)桶,而同月國際能源署《石油市場(chǎng)報告》(OMR)的預測值僅為110萬(wàn)桶,差別明顯。但是,歐佩克對石油消費前景的預測,幾乎一直比包括國際能源署在內的其他機構更樂(lè )觀(guān)。因此,“誤判”論的解釋力有限。

在仔細研究后,我們認為提前為美國大選布局可能是產(chǎn)油國增產(chǎn)的一個(gè)重要考慮。

最近美國總統大選的選情發(fā)生了微妙變化,拜登勝選可能性在增加。5月30日美國紐約市曼哈頓一家法院的陪審團裁定,美國前總統特朗普在封口費案中有罪。特朗普由此成為美國歷史上首位在刑案中被裁定有罪的前總統。之后的路透/益普索等民意調查顯示,特朗普的少數支持者立場(chǎng)有所動(dòng)搖,他們不太愿意選舉一名罪犯做美國總統,而拜登的支持率開(kāi)始反超特朗普。

無(wú)論是“偉大八國”、歐佩克或“歐佩克+”,其領(lǐng)頭羊都是沙特。在拜登和特朗普兩人中,沙特王室偏愛(ài)特朗普。不過(guò),鑒于最近美國大選結果的不確定性上升,沙特的明智做法應該是兩頭下注。而沙特在投票前一個(gè)月開(kāi)始帶頭增加原油產(chǎn)量,減輕拜登所承受的高通脹壓力,會(huì )是送給拜登的一份重禮。

此外,沙特還想借此補償兩年前對拜登總統的“傷害”。2022年7月,拜登總統頂著(zhù)巨大的國內壓力,第一次訪(fǎng)問(wèn)沙特,并會(huì )見(jiàn)了沙特的實(shí)際統治者薩勒曼王儲。要求沙特帶頭增產(chǎn)原油被公認為是拜登訪(fǎng)沙的重要目的之一。然而,當年10月,“歐佩克+”決定在次月(即11月)將其原油日產(chǎn)量大減200萬(wàn)桶。2022年11月恰逢美國國會(huì )中期選舉。在“歐佩克+”做出決定前,拜登政府曾經(jīng)與沙特王室溝通,希望“歐佩克+”在國會(huì )中期選舉之后再減產(chǎn),以免影響民主黨選情。但對此沙特王室置之不理,這相當于打了拜登總統一耳光。今年11月5日是美國總統大選日。沙特王室可能相信,在此之前增產(chǎn)能夠彌補兩年前對拜登的“失禮”。

二、為什么維也納線(xiàn)上會(huì )議變成了利雅得線(xiàn)下會(huì )議?

“歐佩克+”又稱(chēng)“維也納聯(lián)盟”。2016年12月10日,以沙特為首的歐佩克國家與以俄羅斯為首的部分非歐佩克產(chǎn)油國在歐佩克總部所在地維也納簽署《合作宣言》,并達成重要原油減產(chǎn)協(xié)議,“維也納聯(lián)盟”初步形成。本次會(huì )議前,歐佩克和非歐佩克已舉行了36次聯(lián)合部長(cháng)級會(huì )議,其中線(xiàn)下會(huì )議都在維也納召開(kāi)。

第37次部長(cháng)級會(huì )議的過(guò)程頗具戲劇性?!皻W佩克+”原計劃6月1日在維也納舉行線(xiàn)下會(huì )議。5月23日歐佩克網(wǎng)站宣布改為6月2日在線(xiàn)上舉行。臨近開(kāi)會(huì ),情況又變。俄羅斯、伊拉克、阿聯(lián)酋、科威特、哈薩克斯坦、阿爾及利亞和阿曼能源高官抵達利雅得,并與東道主舉行了線(xiàn)下會(huì )議?!皻W佩克+”線(xiàn)上大會(huì )以維也納歐佩克總部為主會(huì )場(chǎng),宣布除阿聯(lián)酋原油日產(chǎn)量增加30萬(wàn)桶外,“歐佩克+”各國2025年的產(chǎn)量基本不變。之后才是重頭戲即“偉大八國”高官的線(xiàn)下面對面交流,并且宣布了更加重要的產(chǎn)量決定:八國日產(chǎn)量逐漸增加220萬(wàn)桶。

對比6月2日的兩場(chǎng)會(huì )議,不難看出“歐佩克+”權力中心的東移,當今“歐佩克+”的中心已經(jīng)是利雅得而非維也納。

三、為什么阿聯(lián)酋獲得增產(chǎn)特權?

2023年6月第35次“歐佩克+”部長(cháng)級會(huì )議獨獨將阿聯(lián)酋2024年的原油日產(chǎn)量配額上調20萬(wàn)桶。本次會(huì )議阿聯(lián)酋再次享受特權,會(huì )議決議明確規定阿聯(lián)酋日產(chǎn)量配額上調30萬(wàn)桶,從2025年1月至9月逐漸完成,平均每月增產(chǎn)3.3萬(wàn)桶。

為什么阿聯(lián)酋能獲此特權?

簡(jiǎn)單地說(shuō),因為阿聯(lián)酋是歐佩克的核心之一。近年來(lái),阿聯(lián)酋多次放出風(fēng)聲,要離開(kāi)歐佩克,而一旦它真的退出,那么歐佩克可能會(huì )分崩離析。其他歐佩克國家為了把它籠絡(luò )住,給了它特殊優(yōu)待。

目前的“歐佩克+”分三層:外層是13個(gè)非洲、美洲、東南亞等地區的成員國,它們的重要性不突出。中間層包括阿爾及利亞、俄羅斯和哈薩克斯坦和伊拉克。核心層是海灣阿拉伯國家合作委員會(huì )(簡(jiǎn)稱(chēng)“海合會(huì )”)成員國,尤其是沙特、阿聯(lián)酋、科威特和阿曼。

近年來(lái)歐佩克和“歐佩克+”的離心傾向明顯,一些國家已經(jīng)退出,還有國家已經(jīng)“躺平”。

卡塔爾、厄瓜多爾、安哥拉已經(jīng)分別于2019、2020和2024年1月退出歐佩克。

墨西哥形式上還留在“歐佩克+”中,但已經(jīng)不接受后者的約束。2020年初新冠疫情大爆發(fā)后,世界石油消費量一度大幅下降,油價(jià)大跌。為了拯救油價(jià),4月9日“歐佩克+”召開(kāi)減產(chǎn)大會(huì )。在會(huì )上墨西哥被要求減產(chǎn)40萬(wàn)桶/日,但墨西哥政府只同意減產(chǎn)10萬(wàn)桶/日,而且態(tài)度十分堅決,會(huì )議一度因之陷入僵局。雖然在美國總統特朗普等各方的斡旋下,減產(chǎn)協(xié)議最終達成,但墨西哥的立場(chǎng)紋絲未動(dòng)。之后,墨西哥雖然繼續留在“歐佩克+”里,但從未參加任何減產(chǎn)活動(dòng)。

但是,對“歐佩克+”來(lái)說(shuō),多國出走或“躺平”還沒(méi)有傷及其根本。厄瓜多爾、安哥拉本就位于歐佩克的邊緣??ㄋ柕哪茉瓷a(chǎn)以天然氣為主,其原油日產(chǎn)量較低,2018年只有60萬(wàn)桶。墨西哥雖然拒絕“歐佩克+”的減產(chǎn)要求,但其油田嚴重老化,產(chǎn)量自然衰減。

但是,一旦阿聯(lián)酋“出走”,后果會(huì )很?chē)乐亍?

首先,阿聯(lián)酋在世界石油領(lǐng)域中的重要性突出,在“歐佩克+”中的重要性遠遠超過(guò)卡、厄、安、墨等國家。阿聯(lián)酋石油產(chǎn)量在世界總量中的占比約為4.3%,原油出口量的全球占比更高達8.1%。在“歐佩克+”國家里,阿聯(lián)酋的石油產(chǎn)量和原油出口量均居第四位,僅次于沙特、俄羅斯和伊拉克。

其次,阿聯(lián)酋是海合會(huì )的核心國家之一。海合會(huì )是波斯灣地區六個(gè)君主制國家(即沙特、阿聯(lián)酋、卡塔爾、科威特、阿曼、巴林)的聯(lián)盟,其總部設在沙特首都利雅得。自1981年成立以來(lái),海合會(huì )各國在多方面進(jìn)行了密切合作,石油合作無(wú)疑是其中的一個(gè)重要方面。如果阿聯(lián)酋退出歐佩克,將對海灣合作委員會(huì )的團結造成影響,而這絕不是沙特等其他海合會(huì )國家愿意見(jiàn)到的。

6月2日的“歐佩克+”會(huì )議釋放出重要信息。它突出地反映出歐佩克和“歐佩克+”的行動(dòng)受到了更多內外部因素的制約,它還折射出歐佩克正在坍縮為以少數幾個(gè)海灣阿拉伯產(chǎn)油國為主的組織,其他成員國的離心傾向越來(lái)越明顯。

6月2日的“歐佩克+”會(huì )議將產(chǎn)生重要結果。短期來(lái)看,此次“歐佩克+”會(huì )議可能會(huì )軋平今年夏天成品油消費旺季的國際原油價(jià)格,但之后隨著(zhù)時(shí)間的推移以及石油市場(chǎng)形勢的變化,它對油價(jià)的壓制會(huì )逐漸減弱,從而有助于(但不能決定)油價(jià)在今年余下時(shí)間內走出一波先跌后漲的行情,而這種走勢會(huì )對煉油化工等石油行業(yè)中下游企業(yè)相對有利。長(cháng)期來(lái)看,歐佩克和“歐佩克+”在國際石油市場(chǎng)中的影響力會(huì )逐漸下降。

文/王海濱:中化能源股份有限公司正高級經(jīng)濟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