降息過(guò)早、重新加息!這事1999年歐央行就干過(guò)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4-06-27 21:17:48      來(lái)源:華爾街見(jiàn)聞

隨著(zhù)歐元區通脹數據持續超出預期,市場(chǎng)對歐洲央行6月降息決策的合理性產(chǎn)生了質(zhì)疑。分析人士指出,盡管央行依賴(lài)預測進(jìn)行政策調整,但現實(shí)中勞動(dòng)生產(chǎn)率的低迷和工資上漲的壓力,可能會(huì )使歐洲央行被迫推遲降息周期。

在最近的新聞發(fā)布會(huì )上,歐洲央行行長(cháng)拉加德強調了降息的合理性,但這背后是基于勞動(dòng)生產(chǎn)率反彈和員工薪酬下降的兩大假設。然而,當前勞動(dòng)生產(chǎn)率仍在萎縮,且市場(chǎng)調查顯示,預期中的生產(chǎn)率提升并未出現。

此外,德國金屬工人工會(huì )IG Metall提出7%的工資要求,預示著(zhù)工資上漲的壓力可能比預期的要大,這可能削弱了央行降息的依據。

歷史經(jīng)驗亦顯示,歐洲央行曾有過(guò)過(guò)早降息又重新加息的情況。1999年4月,在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放緩和通脹預期下降的情況下,歐洲央行將存款利率下調了25個(gè)基點(diǎn)。然而,由于經(jīng)濟加速導致通脹強于預期,歐洲央行不得不在當年的11月恢復了加息。

歐洲央行是否會(huì )重蹈1999年的覆轍?

為了探究這個(gè)問(wèn)題,有人分析了歐洲央行1999年降息時(shí)的經(jīng)濟數據,并將其與當前情況進(jìn)行了比較。

以采購經(jīng)理人指數(PMI)為例,當前PMI中服務(wù)價(jià)格的調查顯示持續下降,1999年4月沒(méi)有出現類(lèi)似的趨勢。現在的情況看似更樂(lè )觀(guān),實(shí)際上風(fēng)險仍然巨大,比如就業(yè)PMI的表現與1999年4月時(shí)頗為接近,表明通脹堅挺。

分析認為,PMI下降部分是由于法國的政治風(fēng)險對市場(chǎng)信心造成了打擊,但這種影響通常不會(huì )持續太久。隨著(zhù)實(shí)際工資的增長(cháng)和能源零售價(jià)格的下降,經(jīng)濟有望持續反彈。

總而言之,兩個(gè)時(shí)期的經(jīng)濟情況頗為相似,這不免讓人感到一些憂(yōu)慮。

分析指出,歐元區的通脹壓力,特別是在服務(wù)業(yè),將因即將到來(lái)的2024年法國奧運會(huì )、歐洲杯以及泰勒·斯威夫特數場(chǎng)演唱會(huì )而加劇。顯然,這些事件導致的服務(wù)價(jià)格上漲將是暫時(shí)的。

在實(shí)際情況中,很難將這種由于特定事件引起的臨時(shí)價(jià)格上漲與更廣泛的、可能表明經(jīng)濟結構性問(wèn)題的通脹效應區分開(kāi)來(lái),因此歐洲央行可能會(huì )感到需要對當前的通脹情況做出反應。

在供應鏈方面,歐線(xiàn)集運主力合約大幅飆升,雖然仍然遠低于2021年的水平,但大宗商品價(jià)格再次上升的風(fēng)險顯然存在。

是否過(guò)早降息?未來(lái)三個(gè)月,答案即將揭曉

至于何時(shí)能確定歐洲央行過(guò)早放松政策,分析認為,如果服務(wù)業(yè)通脹的勢頭像過(guò)去三個(gè)月一樣強勁,那么答案只需要三到四個(gè)月即可揭曉。

更進(jìn)一步,如果服務(wù)業(yè)通脹最終比預期更加持久,歐洲央行會(huì )怎么做?

分析認為,最有可能的結果是推遲降息周期,歐洲央行可能不得不將高利率維持更長(cháng)時(shí)間,并不會(huì )在每個(gè)季度都降息。

歐洲央行已經(jīng)從僅僅依賴(lài)當前和歷史數據來(lái)制定政策,轉變?yōu)楦嗟匾蕾?lài)對未來(lái)經(jīng)濟情況的預測。如果服務(wù)業(yè)的通脹率持續強勁,并且超出了預期,這可能會(huì )對依賴(lài)預測的方法構成挑戰。

在這種情況下,歐洲央行可能需要重新考慮并更多地依賴(lài)歷史數據和已經(jīng)發(fā)生的經(jīng)濟指標,即回顧性數據,來(lái)評估經(jīng)濟狀況并制定政策。

分析還指出,如果歐洲央行發(fā)現需要更多地依賴(lài)回顧性數據,并且當前的通脹情況比預期的更為嚴峻,那么進(jìn)一步降息的門(mén)檻可能會(huì )提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