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!人民幣,傳來(lái)大消息!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4-06-27 21:18:25      來(lái)源:券商中國

昨天,人民幣兌美元創(chuàng )下年內新低,美元兌離岸人民幣突破了7.3這個(gè)重要關(guān)口。今天早上,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(jià)報7.1270,下調22點(diǎn)。而在這個(gè)重要關(guān)口,也有重磅消息傳來(lái)。

據今天早上的消息,東方金誠首席宏觀(guān)分析師王青認為,后期若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出現較大幅度波動(dòng),不排除央行通過(guò)加大離岸央票發(fā)行規模等方式,強化離岸人民幣流動(dòng)性調節的可能。

其實(shí),匯率市場(chǎng)有兩點(diǎn)值得關(guān)注:一是人民幣兌美元的中間價(jià)雖然也有下行,但相對于離岸和在岸人民幣要穩定許多,而且中間價(jià)與離岸價(jià)的差距較大。這也就意味著(zhù)穩定匯率的動(dòng)作并未缺席;二是相比較歐元兌美元、日元兌美元,人民幣年內表現其實(shí)要強很多。前兩者分別貶值達3.2%和近14%,而人民幣貶值其實(shí)不足3%。這一點(diǎn)往往也是市場(chǎng)忽略的。

人民幣的關(guān)鍵位

美元兌離岸人民幣昨天再度突破了7.3這個(gè)關(guān)鍵位,而從近期走勢來(lái)看,人民幣近期的走勢持續趨弱。權益市場(chǎng)亦隨之走低,上證指數跌破3000點(diǎn)。

今天早上,有消息傳來(lái),東方金誠首席宏觀(guān)分析師王青認為,近期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的波動(dòng)下行,主要原因是美聯(lián)儲推遲降息預期升溫,以及美國經(jīng)濟基本面持續強于歐洲和日本,6月份以來(lái)美元指數走高,導致人民幣對美元被動(dòng)貶值??紤]到當前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基本保持反向波動(dòng)的偏強運行狀態(tài),預計短期內除繼續通過(guò)中間價(jià)發(fā)揮調控作用外,出臺其他穩匯市措施的可能性較小。后期若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出現較大幅度波動(dòng),不排除央行通過(guò)加大離岸央票發(fā)行規模等方式,強化離岸人民幣流動(dòng)性調節的可能。

人民幣走弱的背后,是非美貨幣整體的走弱,而其中最主要的是日元和歐元的持續殺跌。今天早盤(pán),日經(jīng)225指數跌超1%。原因是日元的暴跌引起了人們對當局將進(jìn)行干預的擔憂(yōu)。日元匯率跌至1986年以來(lái)的最低水平,隔夜跌至1美元兌160.87日元,超過(guò)了4月官方干預市場(chǎng)的水平。日本財務(wù)大臣神田正人周三晚間稱(chēng),政府正高度緊急地關(guān)注日元走勢,他說(shuō)日元最近的走勢是快速且單邊的。

事實(shí)上,今年日元才是最大的拖累,今年以來(lái)日元兌美元的最大跌幅接近14%,可以說(shuō)在很大的程度上支撐了美元指數。而且,往往在日元殺跌的階段,人民幣也會(huì )跟隨殺跌。再看歐元兌美元,年內亦是貶值達3.2%。貶值幅度也大于人民幣。這其實(shí)是國內市場(chǎng)參與者忽略的一個(gè)大問(wèn)題。在印象當中,國內經(jīng)濟的活躍度和經(jīng)濟數據似乎都在轉弱,但從匯率表現來(lái)看,相對于發(fā)達國家,可能也沒(méi)有想象得那么差。

人民幣的走向

其實(shí),人民幣有其壓艙石。中金公司表示,首先,盡管中國經(jīng)濟增速近年來(lái)有所放緩,但仍高于絕大部分的發(fā)達國家,高于新興經(jīng)濟體的平均水平。從中美對比看,中國的制造業(yè)PMI已經(jīng)連續17個(gè)月高于美國,這表明兩國制造業(yè)產(chǎn)出并未顯著(zhù)分化。其次,中國的通脹率自疫情以來(lái)一直維持在相對偏低的水平。通常情況下,相對更低的通脹意味著(zhù)一國貨幣的購買(mǎi)力相對穩定,這將會(huì )增強一國商品和服務(wù)的海外吸引力,有利于匯率的走強。第三,從經(jīng)常收支看,中國仍保持了相當規模的貨物貿易順差。大額貿易順差意味著(zhù)中國在不斷對外累積凈資產(chǎn),作為一個(gè)整體而言,這意味著(zhù)貿易競爭力和對外支付能力持續維持在偏高水平。自2023年下半年起,中國的出口增速同比已經(jīng)開(kāi)始了穩定修復的過(guò)程。出口同比增速的恢復一般是匯率企穩的領(lǐng)先指標。除了上述因素外,相對更穩健的政府對外債務(wù)水平和相對充足的外匯儲備都是人民幣匯率長(cháng)期穩定的有利條件。

但亦有貶值壓力。匯率在很多時(shí)候可以揭示很多意圖,亦可以掩蓋很多真相。券商中國此前的報道一直認為,美元降息大概率會(huì )在出現系統性風(fēng)險(無(wú)論大?。r(shí)發(fā)生。因此,要做好長(cháng)期準備。而據最新的預期,美聯(lián)儲降息可能會(huì )推遲到2025年。

美聯(lián)儲理事鮑曼周二表示,需要在一段時(shí)間內維持目前的政策利率不變,才能戰勝通脹,預計美國通脹將在一段時(shí)間內保持高位,今年不會(huì )有降息行動(dòng)。她還稱(chēng),若有必要,進(jìn)一步加息也是有可能的。在這個(gè)過(guò)程當中,人民幣的壓力不言而喻。當然,美國也有自身的壓力,那就是美債和通脹。但從拜登政府和國會(huì )的理念和動(dòng)作來(lái)看,當下這些也并非他們的首要任務(wù)。

中金公司認為,中美利差拉大背景下的套利行為增加是人民幣匯率壓力的來(lái)源。人民幣匯率當前的狀態(tài)對套息交易是較為有利的。首先,高利差令套息交易存在較高的安全墊。其次,低波動(dòng)降低了套息的估值風(fēng)險,這會(huì )助長(cháng)套息動(dòng)機,給人民幣匯率帶來(lái)壓力。

在目前中國資本管制的條件下,投機性外匯交易的操作空間較小。但由于我國經(jīng)常項目基本可兌換,很多具有結售匯資格的進(jìn)出口企業(yè)可以通過(guò)資產(chǎn)負債表上的貨幣錯配操作來(lái)形成變相的外匯套息交易。其中,比較常見(jiàn)的做法有兩類(lèi),一類(lèi)是降低出口收匯的結匯比率,保留更多的美元敞口。另一類(lèi)則是更多采用掉期而非即期的形式賣(mài)匯。上述兩類(lèi)做法對境內外匯市場(chǎng)的供求都會(huì )產(chǎn)生一定影響。其減少了即期市場(chǎng)上的外幣供給,從而令即期人民幣匯率承壓。

由于美元利率和匯率在僵持階段也會(huì )呈現一定的雙向彈性,可利用好美元匯率和利率階段性走低的機會(huì )擴大人民幣匯率的彈性,推動(dòng)市場(chǎng)價(jià)向中間價(jià)靠攏。在單邊預期被打破之后,可逐步恢復中間價(jià)的雙向彈性。借助多種工具重新建立中間價(jià)與一籃子貨幣波動(dòng)之間的聯(lián)系,重新引導市場(chǎng)進(jìn)入匯率雙向波動(dòng)的常態(tài)。